您所在的位置:星辰在线 > 长沙新闻网 > 文化娱乐

星辰文艺|卢瑞龙: 叶子

文化娱乐|2018-10-31 16:15
星辰在线| 编辑:丁虹

(星辰拍客 lioneye/摄)

  又一群秋风,翻过西边的山头。我知道,我是真的要走了。

  我穿上这件褐黄的旗袍,我喜欢这样静好的颜色,它也刚好配搭我沉静的性格。

  我突然想像这是一件嫁衣,这样想着的时候,我不禁莞尔。

  我用手拢了拢秀发,微闭了双眼。我心里默默地念叨着:别了啊,别了。两行泪,趁我一不小心,从眼里鱼贯而出,霎时又被秋风扬起,正像寨子里金香屋里晒场上的麦粒。

(星辰拍客 zhouzh/摄)

  我其实很早就醒了,但天气实在是冷啊。我裹着绒厚的被子,蒙头蒙脑的一直装睡。

  几只小燕子落在窗子上叽叽喳喳时,我再也无法装睡了。我搓了搓惺忪的眼晴,看见春风拿着剪头,在柳枝上欢喜雀跃。过后不久,我听见扎着红头绳的桃花对穿着白裙的李花悄悄说,我们去邀春风跳舞吧。

  我伸着懒腰的时候,看见了寨子上那叫着岩顺舅舅和云凡伯伯的在溪水里洗着犁头,虽然他们戴着斗签穿着蓑衣,但从他们弯着的腰身里,我依然可以准确地认出他们。

  布谷鸟啼鸣的时节,寨子上的男人和女人齐齐出村,像牛羊的铃声一样,撒遍了阡陌还有沟谷坡岭,他们唱歌也写诗,他们美丽动人的身影,常常让我激动得彻夜难眠。

星辰拍客 江北

  果儿弟弟,你可不许胡闹,那时确实还没有你。花儿姐姐真的是漂亮。不仅寨子上的人夸,就连鸟儿白灵和喜鹊都要忍不住赞美几句。不过后来,你也是水灵灵、透亮亮地可人,那些打量你的眼里,都流露出欢喜。

  在很长的一些季节里,我双手抱着你们、牵着你们。看着你们笑,看着你们闹,我嘴上不说,心里高兴。相处的时光,就是最好的幸福。

  有一天,我看见寨子上的女孩儿们,把花儿妹妹插在了她们的发间,又或者在溪石上揉碎了,抹在她们的脸上。然后她们笑意盈盈地,四散开去。又有一天,寨子上的男人女人,背了背笼挑了箩筐,把果儿弟弟装了进去,他们的脸上,都是幸福的表情。

  家里又只有我一个了,没人和我争,也没人和我抢,没人和我疯,也没人和我癫。从沉默又回到沉默,从孤单又回到孤单。但我的心里,却是欣慰着的,因为我看见了花儿的好运气,我看见了果儿的好前程。

  我真的希望年年都是好时光,岁岁都是好年成。离开我相牵相执的手儿后,我的妹妹和弟弟,依然平安、美满。

星辰拍客 开福憨哥

  那一夜的雨,好像是要把泥土落穿。那一夜的雷,好像是要把山川撕裂。父母终究是病了一场。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,啄木鸟医生阿姨来了,她看了我一眼,满目的慈爱与安慰。后来,寨子上那个叫酒壶舅舅的也来了,他先给父母脚下浇了几天的水,又用喷雾器给父母喂了几天药。

  父母后来告诉我,不要忘记了善良的人类。

  我一直把父母的话记在心底。我努力生长,寡言少语。我一直让善良的人类读得懂我简单的心事。我用尽全力为他们挡住毒辣辣的太阳和狂奔乱跳的风雨、隔断肆虐的烟尘与噪音。我还为他们保守一些让人耳红心跳的秘密。

  因此,寨子上的大务小事,他们总爱在我家下面商议;月亮堂堂的夜里,那个叫外婆的总是给儿孙们在我家下面讲古,古的开头总是从前哪从前好久好久以前啊;一个太阳刚落山的黄昏,那个叫茂林的男孩,在我家下面抱了那个叫向二的女孩,而且亲了她,向二羞得头也不敢抬,一直深深埋在他的臂弯里……

  星辰拍客  老三snz

  不必问我为什么脚步这样轻、这样慢。不必问我为什么身姿这样地飞啊、舞啊、飘啊、摇啊、扭啊、摆啊……

  你若懂得我和亲人相拥的天天年年蜜蜜甜甜,你若懂得和我一样在意善良美好的人世间,你就会明白我这一弯一拐的流连、我这山重水复的缱绻。

  星辰拍客 华伦

    我其实没有离去,我其实并没走远。

  我可能是有点儿累了,我就想在家旁边的泥土里睡上一觉。

  你若想我想到流泪了,你就当我是远嫁了吧,你就想像着,我和相悦的人在过着相亲相爱的日子,如此这样,你就可以放心落肠,破涕为笑了。

  而我,也可以安然地微闭双眼,一副幸福的模样。

2018年秋 写于保靖

  【作者简介】

  卢瑞龙,湘西人。

【来源:星辰在线】

标签:星辰文艺 叶子